货代转型发展需要新坐标
添加时间:2019/12/11
2016年中国货代物流发展论坛于7月28日在大连举办,由本报和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共同举办的这一行业论坛至今已走过了九年的时光。九年里,论坛始终围绕为行业引导方向和路径,为企业谋求市场和未来的主旨,突出时代特征,深耕热点、焦点,引导企业与时俱进,共享发展机遇。在今年的论坛上,“创新”“转型”成为与会专家和企业家们热议的重点。   “传统动能的调整、升级非一朝一夕,创新动能难以一蹴而就”,在宏观经济和外贸需求都处于深度调整的当下,货代物流企业该如何度过“艰难”?中国国际货代协会会长赵沪湘认为,“不仅要靠自身具有善于守成的信心和勇于改变的创新,还要从更高的思维、更宽的视野,找准最适合于自己可持续发展的坐标和空间。”   7月28日,在2016年中国货代物流发展论坛上,中国国际货代协会会长赵沪湘用这样的话勉励与会的货代物流企业。同期该协会还发布了《2015年度中国国际货运代理行业发展报告》,报告分析了行业最新趋势,并对政策制定和执行上国际货运代理行业被边缘化表示担忧。   行业收入普降   根据2015年度中国国际货代物流百强榜的数据,货代物流企业海运、空运、陆运和仓储四大类主要业务收入中,仅空运实现增长,其余均同比下降。2015年中国国际货代物流百强综合榜上榜企业营业总收入3343.13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略降5.2%。除空运榜50强企业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10.97%外,其余海运50强企业、陆运20强企业、仓储20强企业的营业总收入分别同比下降9.64%、26.84%和14.56%。   尽管如此,《报告》也发现,2013~2015年连续三年进入百强综合榜的企业占到了86%,说明在新常态的背景下,货代物流行业企业经营总体平稳。此外,货代物流行业的集中度在2015年也继续提高。从百强综合榜前10名企业的业绩来看,营业总收入达到2212.81亿元,占百强所有企业营业总收入的66.2%,相比2014年又提高2个百分点;同时这10家收入同比下降仅1.5%,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百强综合榜上榜企业与海运、空运、陆运分榜单上榜企业复合度高达99%,较2014年再创新高,说明企业以一业为主向功能集成的综合物流服务商发展的趋势在增强。《报告》认为,货代物流行业总体来看是前途光明但艰难相伴。中国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为企业提供了充足的规模发展的机会和提质增效的机遇,并在统筹规模、效益和增长的三者关系上保持可持续发展。但在尚不完善的国际竞争大环境下,一些属于国际性、行业性的问题围绕着每一家货代企业。目前最大的难点是企业效益。海运运价一直处于下行通道,2015年几乎处于历史最低位。货代企业在低运价甚至零运价的常态中,不干,视为退出,干,则在赔钱赚吆喝,所以有些企业感到活未少干,但比照往年收益大大下降。   赵沪湘总结了当前国际货运代理业运营艰难的三个原因:一是外贸出口提质增效,必然出现价增量减。据海关统计,上半年我国外贸出口价量差幅达4.1%,价增量减的剪刀差趋势将成为较长时段的常态,行业内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二是占对外贸易运输总量93.8%的海运,近几年运价一直处于下行通道,非正常性运价导致货代企业收入缩水。例如海运费持续低位水平。三是新兴业态风起云涌,如互联网+、海外仓统一配送集中配送等新模式,正在改变传统的贸易方式和货运服务格局,对传统货运代理业产生重大冲击。   希望和隐忧并存   货代物流行业的前景是否还有闪亮的一面呢?赵沪湘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例如“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中国作为最主要的参与者特别是欧亚大陆最重要的伙伴,将在沿线国家投资4万亿美元。投资贸易拉动了市场需求,带动了中欧、中亚班列的开行。据统计,目前班列始发地已达26个城市,西行班列开行班次按年翻番,特别是东行回程班列已达西行班次的33%。中欧、中亚班列的迅猛发展成就了国际货运代理业的增长极。同时也有发展的期待,刚刚在上海结束的二十国集团贸易部长会议确定了降低贸易成本,促进服务贸易发展等七大合作主题,并一致同意在本年底批准世贸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的实施。经推算,届时将降低贸易成本15%,这必将带来国际贸易新一轮的活跃期,从而给国际货运代理带来更大的市场机遇。   在谈到行业未来发展趋势时,《报告》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行业创新发展的重要途径。但中国国际货代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学德在发布《报告》时也表示,当前,在政府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上,国际货运代理有被边缘化的趋势。国际货运代理企业作为对外贸易运输的组织者和设计师,为适应货运服务的需求,不断创新货运服务新模式、新业态、新产品。但一旦成为市场的新亮点或成熟的产品后,由于行业管理政出多门而成为多头管理。如多式联运、国际快递业务均由货代企业自上世纪80年代引入并列入1996年货代行业《管理规定》的经营范围,如今该业务被分解,由交通运输部、邮政总局接管。再如国际铁路运输,由于地方政府出资搭台开行跨境班列,并自行圈定参与范围,一些非注册的国际货运代理企业也成为货运代理经营人。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一些地方主动降低货代企业注册资本金门槛,甚至出现零元公司,也给企业管理和整个行业经营风险带来新的问题。这些现象值得关注,也令人担忧。